所以,促使托马斯追逐女性的不是感官享乐(感观享受像是额外所得的一笔奖赏),而是征服世界的这一欲念(用解剖刀划开世界这横陈的躯体)。

追逐众多女性的男人很容易被归为两类:一类人在所有女人身上寻找他们自己的梦,他们对于女性的主观意念。另一类人则被欲念驱使,想占有客观女性世界的无尽的多样性。前者的迷恋是浪漫型迷恋,后者是放荡型的迷恋。


爱由隐喻而起,换言之:爱开始于一个女人以某句话印在我们诗化记忆中的那一刻。


人只能活一回,我们无法验证决定的对错,因为,在任何情况下,我们只能做一个决定。上天不会赋予我们第二次,第三次,第四次生命以供比较不同的决定。历史如同个人生命。捷克人仅有一部历史,它和托马斯的生命一样,将终结于某一天,无法上演第二回。

他想起了柏拉图《会饮篇》中那个著名的传说:以前人类是两性同体的,上帝把他们分成了两半,从那时起,这两半就开始在世界上游荡,相互寻找。爱情,是对我们自己失去的另一半的渴望。


评论

© 横街小蓝调 | Powered by LOFTER